top of page

我是一個「骯髒」的科學家。我是一個法醫人類學家。

在兇案、災難,甚至是戰爭現場挖出屍骨,研究屍體,為的是讓亡者發聲,撥走塵土讓真相見光。

我是一個屍骨代言人。在屍骨面前,我也是一個學生。

有人說死者已矣,研究屍骨也無濟於事。然而骨頭不說謊,每一個它經歷過的生活細節、傷痕,以至歷史、文化,都一一誠實地刻劃在骨頭上。研究骨頭,是要透過它們彰顯人類文明,學習它們背後的人文精神,更要透過它們的故事由死看生,重塑生命的價值。

現在就來靜聽骨子裏的話。

 

作者簡介:

李衍蒨(Winsome Lee

美國俄勒岡大學哲學學士(學系榮譽畢業生)及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文學碩士,於美國邁阿密殮房及相關機構完成實習工作。隨後於英國攻讀法證學及鑑證科學研究碩士,主修法醫人類學,期間於東帝汶法證科擔任法醫人類學家及顧問,處理無人認領的人體殘骸。除此之外,亦先後到波蘭進行生物考古學、法醫人類學及法醫考古學研究,以及於塞浦路斯項目擔任助理顧問。終於,於2020年踏上了她的讀博之旅。

2016及2017年分別開始於《立場新聞》及CUP媒體定期撰寫有關法醫學及法醫人類學的文章。2017年開設「The Bone Room 存骨房」Facebook專頁,以雙語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