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日本的戈培爾、鼓吹軍事擴張的號手
  《紐約時報》將其定位為「九一八事變」的「民間頭腦」
  作為甲級戰犯
  他究竟是裝瘋賣傻逃過東京審判
  或是美國為避免他揭發東亞侵略歷史的例證,刻意輕放?


  大川周明為東京審判中唯一列名甲級戰犯的平民,亦因精神鑑定逃過審判,於一九四八年底東條英機等七名戰犯在巢鴨監獄以絞刑結束一生後,獲釋返家。被盟軍視為該為二戰日本的犯行負責的大川周明,在昭和前期,於亞洲現代化的思辨中,走上「大日本主義」,對其後日本的亞洲侵略戰爭起到推波助瀾作用,亦為鼓動日本社會走上軍國主義的主要旗手,美國媒體將之稱為「意識形態的挑撥者」,《紐約時報》更將大川定位為揭開「十五年戰爭」之「九一八事變」的「民間頭腦」。
    
  本書作者艾瑞克.賈菲(Eric Jaffe)的祖父丹尼爾.賈菲(Daniel Jaffe)為美軍的戰地精神科醫師,他判定大川周明精神失能,無法繼續受審。丹尼爾.賈菲醫師對大川周明精神鑑定成為近代歷史的爭議,亦聯結兩人的生命,作者為一窺其祖父謎樣的人生,同時跨入大川周明的瘋狂世界,此開啟作者引領讀者理解近代日本之窗,探索怎樣的社會集體意識將日本人推向侵略戰爭的不歸路。
  
  大川周明對日本與亞洲近代的思考不同於主張以歐洲做為方法的福澤諭吉,回到武士道去尋求解法對大川周明而言極具魅力。大川認為,「日本性」為亞洲重回「亞洲人的亞洲」之精神動力,此應為岡倉天心之《東洋理想》的啟示,亦為西南戰爭主事者西鄉隆盛精神的承繼。盟軍的備忘錄將大川描述為「推動『亞洲人的亞洲』最堅定又最具說服力的人」。
  
  一戰後的世界經濟大恐慌下日本何去何從,大川周明登高一呼,師法維新志士,主張進行全面徹底翻修日本的「昭和維新」,匡正「大正民主」衍生的議會政治敗壞。大川心儀幕府的傳統,倡議組建以軍方為核心的內閣。
  
  大川周明思想在政治光譜上無疑被定位在極右翼,亦即「基本教義右派」,其表現在對外政策上即「反美」。大川周明認為,美國意欲將勢力伸入東亞,日本必須使美國瞭解,對方將無法遂行此野心。大川敏銳的嗅覺聞到美、日終將對決的空氣,此亦為大川及其思想追隨者所揭櫫之救贖東亞的必經之路。一九二五年,大川即在NHK廣播中預言,美、日終將為全球控制權決一死戰,大川指控美國為東亞的入侵者,細數近代以來美國對東亞的進犯,大川認為不擺正一八五三年「黑船事件」以來遭扭曲的美日關係,日本難以引領亞洲走向近代。
  
  然而,大川對日本必將贏得「解放亞洲之戰」的預判未成為歷史,日本戰敗後,大川周明雖為一介平民,但被視為「侵略戰爭的共謀者」淪為「戰犯嫌疑人」,此不因精神鑑定的結果而取消,直至一九五七年聖誕夜大川生命的最後。對大川的審判終究留待天主。誠如書中所言,東方是東方,西方是西方,兩者絕不相會,直到天地交於天主的聖座前,那裡既非東亦非西。
  
  大川周明為何遭眾人質疑「裝瘋」的情形下,在東京審判中全身而退?大川認為,此或許因檢方擔心他在法庭上戳破「盟國(美國)的錯處」。作者認為,大川周明若繼續受審,將當庭舉出美國在東亞侵略歷史的例證。
  
  其實,冷戰後,大川周明是否仍持「大亞洲主義」已無關重要,因太平洋戰爭被美國降服的日本在美日同盟下,成為美國在東亞圍堵蘇聯及中國大陸的最佳拍檔,未被定罪的十九名甲級戰犯亦獲釋,其中岸信介——現任首相安倍晉三的外祖父——更出任日本首相,成為美國反共的堅實盟友。美國對日本的戰後處理亦留下日本與東亞鄰邦間的「歷史認識問題」。
  
  東條英機的孫女東條由布子接受作者訪談時仍堅稱日本乃為自衛才參戰,東條由布子認為應重新檢討東京審判的判決,修正日本教科書內容,以反映日本對戰爭歷史的詮釋。東條由布子的史觀與自民黨保守派的「歷史修正主義」不謀而合。渠等試圖為「侵略」的歷史翻案,將太平洋戰爭詮釋為日本突破「資源封鎖」,避免淪為「殖民地」的必要手段。戰時日本在經濟上與他國斷交,生存受到威脅,很多人認為當時的國家意志是「自存自衛」,因此投入戰爭。
  
  安倍首相亦反對將太平洋戰爭定調為日本對東亞「侵略」的見解。安倍首相認為,「侵略」一詞在學界及國際間並無定論。在二戰結束七十年的「安倍談話」中,言及日俄戰爭鼓舞殖民統治下的亞洲和非洲的人民。此隱喻近代日本發動之對外戰爭非屬「侵略」,而是為解放置於白人殖民主義下之亞洲的「義戰」,與大川周明的「亞洲論」遙相呼應。
  
  在二戰結束七十年之際,安倍首相試圖翻轉「村山談話」將太平洋戰爭定調為「侵略」的態度溢於言表。然而,美國在支持日本自衛隊轉型,可「隨時隨地」協同美軍行動的同時,仍不容安倍首相在為二戰的「侵略」歷史翻案,以避免美國陷入二戰中與日本軍國主義兵戎相見的歷史尷尬。美國前駐日大使希弗(Thomas Schieffer)更認為日本在「歷史認識問題」上做文章為不智之舉,將損及美日關係,因美國認為此為攸關人權價值的問題,而非歷史詮釋的角度問題。惟希弗大使的「人權價值論」難以彌平「真正的歷史亦或是你想要的歷史」之悖論。
  
  透過艾瑞克.賈菲在其祖父及大川周明間的穿針引線與爬梳,我們應可理解日本為何在太平洋與美國對決及大川所代表「大亞洲主義」。回顧此時期歷史,亦不難體察現實與歷史竟如此相像,而歷史為解開當前全球化下政經秩序重構迷團的鑰匙。在美、中貿易戰方興未艾之際,此書提供始終站在東亞大國博弈浪頭上之臺灣極具意義的歷史思考。

各界推薦

  
天主教輔仁大學日文系教授兼日本研究中心主任、國立臺灣大學日文系兼任教授 何思慎 專文推薦

  艾瑞克‧賈菲為我們獻上這本出色的作品,既私密(一個關於家族精神病史的痛苦故事)又壯闊(兩個國家投入一場毀滅性的戰爭)。作者以明快的敘事節奏,為兩個截然不同的生命找到了囊括無限爭議的合流處:愛國主義何時將演變為犯罪?戰爭如何影響人類的心靈?戰爭中獲勝的一方,有可能提供戰敗的對手公平的審判嗎?這是一部如同頂尖偵探故事般引人入勝的重要作品——或許在某種程度上,其本質確實就是一部偵探小說。——理查德•斯諾,《無限的危險:美國之於大西洋戰役,二戰最長的戰役》(A Measureless Peril: America in the Fight for the Atlantic, the Longest Battle of WWII)作者

  二戰後不久的東京,艾瑞克‧賈菲的祖父在一場被譽為「日本的紐倫堡審判」的軍事審判中扮演了一個小而重要的角色。在本書中,賈菲講述了這段故事,並對這段迄今難解的歷史進行大膽、縝密探究且完美平衡的描繪。
——強納森.溫納(Jonathan Weiner),雀喙之謎》(The Beak of the Finch)作者,一九九五年普立茲獎得主

  毫不費力地遊走於時空之間,艾瑞克‧賈菲詳述兩位不尋常之人的相遇。古怪的日本思想家大川周明,他是嫌疑戰犯及二戰期間日本戰時動員的幕後主腦;丹尼爾‧賈菲,他是判斷大川周明精神失常以致無法接受審判的年輕美國戰鬥精神病學家(combat psychiatrist),也是作者的祖父。兩者的交會帶來一連串具啟發性、發人省思、時而幽默的觀點,提醒我們思考該如何安放自己的心靈與想像力。本書為真實人生遠比小說奇妙甚至難以理解,提出了強有力的證明。——堀田江理,《日本 1941》(Japan 1941: Countdown to Infamy)作者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艾瑞克.賈菲 Eric Jaffe


  艾瑞克.賈菲,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曾任史密森尼學會刊物編輯,有大量作品在《洛杉磯時報》、《科學新聞》、《頁岩》、《波士頓雜誌》上發表。艾瑞克.賈菲的祖父丹尼爾.賈菲,二戰時作為盟軍的精神科醫生,在東京審判時為甲級戰犯大川周明進行過精神鑒定。

譯者簡介    

 梁東屏

  廣東省恩平人,民國四十年四月二十九日出生於高雄左營。曾任中國時報東南亞特派員,現為香港亞洲週刊特約撰述、新加坡新明日報、台灣人間福報、東森新聞雲專欄。

  譯作:
  《南韓—下一個日本》1988 年,遠東圖書公司
  《種族戰爭:白人至上主義與日本對大英帝國的攻擊》2017年,遠足文化

  著作:
  「一個人@東南亞」2006 年,印刻出版
  「閒走@東南亞」2007 年,印刻出版
  「搖滾—狂飆的年代」2008 年,印刻出版
  「說三道四@東南亞」2010 年,印刻出版
  「爛人情歌」2012 年,印刻出版
 

逃離東京審判:甲級戰犯大川周明的瘋狂人生

HK$183.00 一般價格
HK$173.85銷售價格
  • 9789578630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