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雜食者的兩難》作者麥可.波倫再度踏上溯源之旅——
 人類在把食物煮熟的那一刻,學會了創造
 讓我們進入人類烹飪史,尋找現代問題的解答
 
 在古希臘時代,「廚師」、「肉販」和「教士」是同一個字:megeiros,而且這個字跟「魔法」(magic)同一詞源。
 烹飪不正如魔法?運用火(燒烤)、水(煮燉)、風(麵包的烘焙漲力)、土(發酵食物)四大元素來轉化大自然,施展鍊金的能耐。
 
 烹飪,也是造就人類這一物種的獨門演化術與求生本能。自學會用火的那一刻起,我們的消化器官便縮小了,腦袋則變大,成為今日的模樣。烹飪曾經帶領人類探索大自然與文明的邊界,將自然物質轉化為滋養,為人類文明提供基根,而人類的身分認同和文化,也幾乎都繞著烹飪展開。
 
 然而,在現代經濟體系下,工廠取代了廚房,烹飪技術看似日益精進,卻是人工添加物堆出的砂上城堡。人類遠離生存所繫的自然,不但食安及健康問題開始層出不窮,也錯失了人類用此一鍊金術鍊造出來的驚奇美味,以及千百年間圍繞著手工食物形成的精妙世界觀。也因此,我們在越來越不下廚的同時,對烹飪影片、廚藝書籍的興趣卻與日俱增。我們在烹飪中(即使只是旁觀)親眼目睹人類轉化自然的種種神奇,得到的深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