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哲學家一起思辨跨世代連結的根源, ──
── 認識自我,重新發現對自己來說真正重要的事物 ──
◤◤ 我們今天所做的事情可能會使後代的生活變得更糟,
但究竟為什麼要關心那些在我們離開很久之後才出生的人的命運如何? ◢◢
【非關道德】
一些哲學家將此疑問視為道德責任的範疇,並認為我們有慈善義務來促進後代的福祉。山謬‧薛富勒考慮了更廣泛的問題,即後代對我們的重要性。儘管我們對人類延續性的價值缺乏一套成熟的觀念,但我們對後代命運的投入的程度,比自己所意識到的要來得多。我們現有的價值觀中隱含著各種強有力的理由,希望世代的連結在有利於人類繁榮的條件下延續到無限的未來。
◤◤ 如果得知人類即將在自己死後不久滅亡,
那許多我們現在認為有價值的活動,諸如環境保護、學術研究、提升教育等,
會不會變得毫無意義? ◢◢
【因為愛,所以重視】
這意味著我們關心人類未來的最強有力的理由,取決於我們現有的依戀與保守觀念,以及維持自己所珍視的事物的傾向,而不取決於單純善的道德義務。後代與我們這一代間存在著一種互惠關係,能為我們此刻的許多行動賦予意義;而我們此刻的許多行動也能確保後代生存的可能性,或是擁有更好的生存環境。
◤◤ 如果花時間好好思考後代對自己的意義,
是不是就更能好好對待我們眼前的世界? ◢◢
【回歸自我】
薛富勒的觀點不是要求我們去抑制或發揚對後代的關注,而是藉由探討「為什麼要擔心下一代?」這個問題的本質,了解自身如何思考生活中的時間維度與價值認知;對於諸如氣候變遷、環境保護等許多跨世代的議題,也能提供另一種的切入與判斷的觀點。
各界推薦
▌專文導讀
邱振訓│臺灣大學哲學系博士/專業譯者
▌關心推薦
Super Y 超級歪│YouTuber
朱家安│「沃草烙哲學」主編、哲學作家
朱家漢│作家
劉維人│《暴政》、《修辭的陷阱》譯者
蔡慶樺│作家
▌對於未來世代的關懷(或者說是愛)說起來似乎非常直覺,但其實要仔細闡明並不容易。愛這種直觀理由,其實並不只是出於我們對自身血脈傳承的盲目眷戀,而是出於對整體人類存續的在乎。更何況,我們當前的許多活動之所以有價值、有意義,也正是因為這些活動、計畫、項目、事業的根本價值,有一部分就根植於未來世代的存在與接納。更進一步說,倘若我們會愛惜、珍視某些人事物的這種現象再也沒有未來世代繼續傳承而消滅,光是這件事情本身就足以令我們消沉痛苦,這就證明了評價活動本身的意義,也足以成為在乎未來世代的理由。
──邱振訓│臺灣大學哲學系博士/專業譯者

未來關我什麼事?:點擊跨世代超連結,開啟永續發展的哲學式思辨

HK$120.00價格
  • 9.78957E+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