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慾念,乃女子最原始的官能之美。
 沒有我崇拜的高貴女性,我就難以創作……
 從感官情慾至人性毀滅、唯美與惡魔並存、悖德與嗜虐的曖昧妖氣
 ──日本耽美派大師的靈感之泉──
 
 谷崎潤一郎是日本唯美主義文學代表大師,文學創作中追求耽美,肉體殘忍、痛切的快感和變態的官能慾望,只為淬鍊美的本質,作品時常出現「嗜虐」、「享虐」、「女體崇拜」、「戀物癖」等變態情慾。本書收錄六篇谷崎潤一郎最具代表性感官小說,完整呈現耽美派文豪從年少成名之作到中年巔峰造極的「谷崎美學」精華。
 
 在忽明忽滅的人性慾念中,窺見美的禪機
 「我的大部分生活,是完全為我的藝術而努力的。」──谷崎潤一郎
 
 唯美虐戀經典,當愛與欲望成為信仰──〈春琴抄〉
 「師傅,我失明了,從此一輩子也看不見了。他伏身低頭在她面前說。
 佐助,那是真的嗎?春琴說出此句後便長時間默默沉思。
 佐助此生無論之前或之後,再也沒有比這沉默的數分鐘之間更快樂的時光。
 佐助知道現在雖失去外界之眼卻開啟了內界之眼。」
 
 故事描寫盲眼琴師春琴與僕人兼徒弟的佐助之間近病態式的畸戀。佐助將春琴的存在,等同於美,他盲目崇拜、獻身春琴,直至最後為春琴致盲。失明的佐助已對現實閉上眼,但他的心靈之眼卻更加敏銳,從此躍向永劫不變,達到與理想的女性結為一體的完美世界。
 
 川端康成曾評:「如此名作,惟嘆息而已,無話可說。」
 〈春琴抄〉集感官體驗之大成,以絕對的「女體崇拜」為基調,細膩描繪無暇的女體之美,物哀的虐戀,以及最終走向自我毀滅,讓美得以成為永恆不變的存在。世人皆稱是谷崎美學的登峰造極之作。
 
 「吸男人的血、踩男人的身體」典型谷崎魔女代表──〈刺青〉
 擁有極佳手藝的刺青師清吉,畢生最大的願望是找到一位有光彩動人肌膚的美女,刺入自己的靈魂。在他銳利的雙眼看來,人的腳就與臉一樣擁有複雜的表情。那個女人的腳,對他來說猶如珍貴的肉中寶玉。這雙玉足,正是以男人的鮮血為養分,踐踏男人軀體的腳。擁有這種腳的女人,想必就是他長年來尋尋覓覓,女人中的女人……
 
 〈刺青〉為谷崎潤一郎二十四歲的出道之作,女主角由純真女孩變為妖豔魔女的過程,其實是男人期待的一種罪惡,它反映了男性的慾望。三島由紀夫曾說:「當母親的純潔之愛與性慾混淆時,她會立即改頭換面,變成典型的谷崎魔女,如〈刺青〉中的女孩一樣。她美麗的身體潛藏著一種黑暗、殘暴、罪惡的東西……」
 
 女體迷戀、執著的情慾──〈富美子之足〉
 「富美啊,拜託用妳的腳在我的額頭上踩一會好嗎?
 若妳肯這麼做,我縱使就